数据中心全功率链解决方案在新架构下的应用

“当我们能够提供数据中心整个功率链路核心元器件的技术保障的时候,我们也就实现了将数据中心整个功率链路的故障消灭在萌芽状态。”这一句在采访艾默生网络能源(Vertiv)大中华区数据中心解决方案高级总监吴健先生时候的话,给笔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低价竞比的大环境下,艾默生网络能源(Vertiv)毫无疑问是为数不多依然追求极致可靠性,且仍旧在技术研发方面有大量投入的厂商之一,仅在测试验证环节的科研投入就高达2亿规模。从NX、Hipulse U系列UPS、Liebert® PEX系列精密空调,一直到易睿系列服务器机柜系统等产品及相关方案,我们能够在每款产品上看出其决心和实力。

“在数据中心宕机事故中,有60%以上的事故发生在供配电系统,所以我们非常重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提出全功率链的概念,”吴健先生认为,传统割裂地去看数据中心各个系统是非常不明智的,“我们Vertiv希望提供从大楼的输入端到IT负载的输入端——整个功率链路的所有设备,从整体上解决各个子系统耦合联动问题,避免各种故障和宕机事故,实现最大可能性的可靠性。” 

“云里雾里”看保障型数据中心和利润型数据中心

近两年可以明显感觉到架构的演进和发展。从云计算、雾计算,再到边缘计算,面对传统云计算在物联网应用过程中面临的网络塞车、高延时、低服务质量等挑战时,数据开始从集中化的、离终端的设备和用户较远的核心数据中心开始逐渐贴近数据产生的地方。

“可以看到,IBM、惠普、思科这些常年服务于金融、政府、交通、电力等核心行业的老牌厂商开始围绕雾计算和边缘计算有相对较为深入的讨论和关注。事实上,雾计算和边缘计算对于数据中心而言有着非常深远的影响,对数据中心提出了更高的可用性、灵活性、节能性和可扩展性的建设需求。雾计算和边缘计算的出现,一方面是为了保护关键数据业务,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实现物联网的极快发展和对海量数据的急速响应。”

面对市场环境和客户需求的变化,艾默生网络能源(Vertiv)凭借对客户核心诉求的把握,将回归“可靠性”作为其产品和解决方案的价值核心。对此,吴健先生表示,“为了更好的实现“不妥协的可靠性”,以及最大化满足不同客户对可靠性的要求,在数据中心建设方面,艾默生网络能源(Vertiv)对数据中心属性分为两类–保障型数据中心和利润型数据中心。一方面,我们针对高可靠、高可用的数据中心建设——也就是保障型数据中心,开发出了大批量高品质工业UPS和精密空调,为相关核心系统设备提供高可靠的技术支撑,如NX、Hipulse U系列UPS、Liebert®PEX系列冷冻水型机房专用精密空调;而另一方面,我们针对大型互联网企业也推出了利润型数据中心的建设方案,更多地利用模块化的建设思路来实现极短时间内的极速扩展,我们推出了CRV列间空调、EFC自然蒸发冷却空调等产品来作为技术支撑。”

“以云计算数据中心为例,它们往往采用异地灾备和双活架构来规划。但实际上,除非灾备的数据中心和核心数据中心之间距离小于100Km并保证高速的带宽连接,否则数据传输抖动和不稳定随时有中断的可能性,数据一定有时延,也就是说,当其中一个数据中心出了问题,而另外一个数据中心如果超过100Km和5ms的时延,数据传输就有可能不稳定,所以异地灾备从理论上来说是无法实现的。因此我们现在谈到数据中心建设,往往会坚持“分级的可用性”,面不同业务需求,提供不同的针对性的解决方案。对于关键业务,如支付、金融业务,还是推荐更高可靠性可用性的架构来进行数据中心建设,保证单个数据中心永不中断。”

对此,吴健先生还分享了某知名银行的建设思路,“银行有三级机构,从下到上分别是支行、分行和中行。如果所有的数据全部集中在总行的数据中心,一旦发生时延,甚至是宕机事故,将会带来诸多不可控的惨重损失,所以边缘数据中心就有了用武之地。实际上,早在14年,该银行在各个支行,也就是营业网点,采用了艾默生网络能源(Vertiv)的Smart Cabinet解决方案,对它的关键数据进行业务保存。一个Smart Cabinet只有5-10 KVA,功率非常小,但是它能够对边缘数据中心的数据进行存储和保护,在业务繁忙的时候,通过分布式计算对数据进行预处理,对数据进行过滤,筛掉了网络搜索等非核心数据,保留了核心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