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巨头:AirTrunk



AirTrunk将超大规模数据中心引进了澳大利亚。最近,DCD参观了悉尼AirTrunk的设施,并且采访了CEO,Robin Khuda.

AirTrunk在西悉尼的数据中心一旦建成,将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数据中心和亚太地区最大的数据中心之一。继2017年底第一台设备进入墨尔本之后,更多的设施相继进入了澳大利亚,这些设施代表着公司的设计和运营水准、商务战略和品牌战略等等。

2017年9月,AirTrunk在新南威尔士州悉尼的Huntingwood建立了数据中心。同年11月,又在维多利亚州墨尔本的Derrimut开设了第二家数据中心。两个数据中心可以分别提供超过80MW和50MW的电力容量,也是所在州的最大的数据中心。

高速进展

沿着Huntingwood小径的斜坡去往悉尼AirTrunk,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AirTrunk的品牌色——蓝色和白色,和周边黑色和灰色的电源模块、冷却装置和建筑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除已有建筑之外,施工机械正在第二阶段的施工区域施工。建筑前方伫立着一个巨大的供电设备,连接着数据中心。

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Robin Khuda表示:悉尼AirTrunk已经投入运行了六个月,他对悉尼的数据中心表示十分满意:“迄今为止,数据中心都进展的很顺利,我们提供了超快的数据中心来满足客户的需求。另外,我们以及我们的设计团队和施工团队都充分了解了我们的股东,大家一起合作创新。”

悉尼和墨尔本的设施的规模和速度都达到了超大规模数据中心的标准。第一阶段数据中心建成进入市场之后的设施施工周期一直在减少:Huntingwood的20MW建成耗时44周,墨尔本耗时43周,位于Huntingwood通向悉尼西部高速公路地带的10MW数据中心将耗时35周。

大规模建设

AirTrunk在悉尼和墨尔本的基础设施建设中已经投入了五千万美元,每个数据中心都可以根据客户的需求扩大规模。数据中心采用模块化设计,都配备了符合公司部署和标准的电力、冷却和安全设施。

“我们将在这里拥有完全自主的主机房”Khuda说道:“他们从内到外的结构就像乐高积木一样,我们在提高速度的同时也保证项目关键路径的运作。”

超大规模设施的碳足迹也很重要,但是这在澳大利亚不太容易实现。如今,AirTrunkt通过设计和运营来降低碳足迹,而不是直接购买可再生能源。长远来看,公司有购买可再生能源的计划。

“持续性对于我们和消费者来说都很重要,但是我们在澳大利亚遇到了很多挑战,包括再生能源的成本。因此,我们仍然不能不依靠电网,”Khuda解释:“我们一直以来都有可持续发展的计划,这个计划不是仅仅为了市场目的而购买1或者2MW的电力,而是用再生能源来取代所有的电力能源。”

数据中心的设计通过自动化和AI来使运营最优化。电力从分站输送到机架仅要三个阶段,比传统系统少了很多。

基于这些措施,悉尼AirTrunk的PUE仅为1.15,电源利用率为70%,墨尔本的PUE为1.13。 模块化的设计意味着每一位客户都可以自行监测PUE。

模块灵活性

模块化也意味着空间可以根据每一位客户的需求来定制化。每一个分数据厅都有自己的供电和冷却系统,所构建的一系列数据模块可以根据每个客户对环境和适应力的要求进行配置。一旦建成,悉尼AirTrunk将拥有超过30个主机房。

CRAC单元和供电基础设施放置在数据厅的外面,可以在服务器机房进行维护和修理。Khuda指出这样可以减少人的进出来提高稳定性:“90%的停机都是因为人为失误。”

作为模块化结构的一部分的机械装置和UPS在到达现场之前就已经在工厂里面安装好了,因此他们随时可以在装修阶段与数据厅连接。举例来说,包含多个小整流器和逆变器的1MW模块安装在室外机电区域,紧挨着下面的变压器。

Khuda认为数据中心是未来实现云的关键基础设施。为了达成这个目标,要求数据中心不仅仅“只是一个盒子”,它还需要满足云、IT服务和公司的越来越高的需求。

“随着公有云时代的到来,市场上传统的数据中心和公有云之间存在着差距,这说明要设计成本更低、规模更大的数据中心”,Khuda指出:“我们已经为这个目标付出了很多努力,第一年的业务集中于研发阶段,所以我们才能建造更便宜、更快和更大规模的数据中心。”

虽然听起来很简单,但是你需要了解和跟踪客户的需要,才能打造满足要求的数据中心。Khuda有一个资深的公有云数据中心管理团队,且AirTrunk正致力于发展新的合作伙伴和供应链。

从无到有

悉尼AirTrunk的成立始于一个无名小用户的要求。因此,AirTrunk选择了在澳大利亚开始业务,Khuda期望其他的资源(消费者服务和传统IT迁移)也能不断地增长:“因为传统服务一直在向公有云转型,所以需求在不断地增加。我可以预见到IT服务向公有云发展的强大潜力,发展将会涵盖网站内容供应商、通讯公司以及占有了澳大利亚40%数据流量的Netflix. 其次,还有AI和IoT的发展。因此,我认为我们正处在这个高速发展的前列。”

AirTrunk计划根据需求扩张到需求更高的一级市场,如日本、新加坡、香港、印度等等。Khuda表示:“中国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市场,有太多的规定和要求。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越南也是有潜力的市场——但我们目前不认为他们需要超大规模数据中心。我们不考虑20,30,40MW层级的需求,所以我们优先考虑一级市场。”

参观悉尼AirTrunk之后,我们可以看到澳大利亚数据中心良好的发展前景。除此之外,他们基于效率、规模和模块化的设计和运营非常令人信服。基于服务模式的支持,这些设施可以快速交付,从而平衡了对标准化和灵活性的需要,来满足定制化的要求。

原英文报道链接如下:

http://www.datacenterdynamics.com/content-tracks/colo-cloud/a-new-australian-giant/100102.article

作者:Nick Parfitt  译:Yvonne Feng